您的当前位置:澳门电子城678主页 > 产品中心 >

2020下半场瓷砖产品趋势必须读懂这几点!

时间:2020-06-04 04:12

  今年疫情一爆发很多项目时间被停下来了,包括很多计划要进行的项目也被暂缓或者暂停,而且突然涌现了很多新的品类和新的行业客户过来找我们做设计,这个时候我们也会跳出我们原先在做的一些事情的角度来看,目前设计趋势到底是怎样的。

  疫情对于设计行业来讲,历史上是没有什么先例的,也找不到任何可以让全球停摆,强制把全部人留在家里面的案例。这次疫情导致大家过年那段时间哪都不能去,串门也不行,全球各行各业的人都留在家里面。

  我们看了很多的点,有几个判断,一个判断是因为这次疫情大家全部都守在家里面,过年那段时间哪都不能去,串门也不行,全球各行各业的人都留在家里面。

  在那个过程当中,我们看一些论坛,包括一些人的评价发现,大家开始关注自己家这个空间了,你停在家里面时间越来越长,不得不想一些办法要改善在家里面生活的品质,第一次更渴望走到野外去,这种需求会越来越高。

  从设计师角度来看,宏观一点来讲,从设计风格角度来讲,慢慢的从以前极简风格,这是瓷砖界最熟悉的,包括我们之前做趋势分析,极简风格大行其道,黑白灰调子等等。

  因为疫情,可能又会回归,大家会更加希望自己待的这个空间给人的体验,不论这个空间色调是黑白灰还是其他的,但是体验一定是更加温馨的。希望复合功能更多,不再只是单一功能,这是基于自身需求的部分。

  另外一点,疫情从侧面也带动了很多人的思考,包括年轻人对于环境的关注,以前大家可能会觉得,全球变暖也好,或者自然环境变差也好,跟我没有太多的关系。

  现在因为疫情导致大家不能够出去,或者不能够做更多活动之后,你就会去思考到底背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我们会看到环保的材料,以及对于可持续空间,可持续应用产品的需求会越来越多。

  在选择一个产品的时候,也会有意识的选择可以用的时间更长更舒适的家居,而不再简单定义跟着时尚潮流走,这个也是接下来肯定会看到越来越多和环保主题,跟环保相关的一些产品,包括材料方面的趋势变化。

  我们的团队被人标签说做很多网红空间,包括网红现象的东西。我们会思考,网红是和传播有关的,带传播性质的空间始终会存在,以前的网红更多关注的是空间装饰风格,装饰的主题更加前沿,潮流,有调性或者更加时尚。

  但是接下来我觉得网红空间在体验程度上面会变的不再只是以装饰风格来讲,在体验程度上面会变的更加有层次,多元,变化,可以适应不同环境需求变化。一旦经济收缩,开的东西会变少,但是希望少而精,变化可以更多,这几个点是我们作为设计师的思考。

  我很想听一下陈总,作为材料开发或者材料创意,相当于设计师品牌的角色,你们是怎么看待产品开发和材料的变化?

  陈高照:我们复工之后和同行业的人交流,或者和设计师交流的时候,大家都离不开疫情这个话题,后疫情时代到底会有什么变化。

  有一次我和徐庆良谈到家装后疫情时代的变化,他提出一点,以前家装的奢侈是外放式的,做给别人看的,现在再谈一个家是不是很奢华,这个家能不能让业主安心待更长的时间,这个和郑铮老师谈的舒适性是同一个结论。

  回到我们瓷砖行业来说,为了应对后疫情时代,我用一个词来描述就是回归理性,主要从几方面往这个方向走。线上陶博会的平台,很多观众也是陶瓷的从业人员,我通过一个很直观的案例来分享一下,所谓回归理性大的转变方式。

  费罗娜在2011年开发的系列(图1),距离现在有十年了,那个时候除了调会偏冷,还有个性很突出,整个洗手间的空间、风格、凸显力度等等,大家目光会聚焦在瓷砖上面。那个时候我们想表达个性的空间,必须通过个性化的产品来表达。

  我们今年6月份准备开发的系列(图2),变得干净了、简洁了,不单没有突出自己的个性,而且反过来配合家里面的家具、软装,包容性会比较强,更加一体化。下面这个(图3)也是同一个系列的,但是有些色彩上的变化。

  同时瓷砖还要配合场景,从整个空间营造上看,瓷砖的颜色要跟家居的颜色搭配起来,整体让人家感觉舒服,要让人愿意在这个地方停留更长的时间。

  陈高照:再看结构上的变化,理性所表现出来第二个方面结构会有一个延展性,我们2011年的这个系列(图4),延展主要通过物理规格,不同表面效果,不同搭配做一个延展,我们现在正在做的系列同样也是做延展,做全色系。这个是我们今年的计划,会把12个颜色做出来(图5),根据不同流行色,每个季度不同流行色做一个延展,产品结构可延展性就是我们的趋势。

  后疫情时代,大家为渡过疫情难关,头部企业可以做一个动作,每年推出10个新系列,春季和秋季都推出10个新系列,开发成本高,而且生命周期短。

  而对于我们绝大部分中小品牌来说,会更强调开发的效率。如果一个系列没有延展性的话,就造成推一个新系列就必须要重新洗牌做一轮推广,这样的话,推广的成本没有累加的作用,对于用户和设计师沟通也没有一个延续性。

  比如我们一些有延续性的系列,可以在十年内不断通过同一个沟通的语言跟用户发生连接,让用户或者设计师对这个产品有一定的熟悉程度,这个就大大降低了沟通的成本。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里,沟通成本是最大的成本,第二个变化就是所谓产品结构方面的变化,一定要有延展性的产品,这会是以后我们开发的一个非常大的趋势。

  第三个趋势就是对于瓷砖系列主题的开源性的把控。以前做瓷砖基本上是封闭式开发,搞技术的就是技术主导开发,按照我们自己对设计感兴趣的,创始人或者总经理个人的喜好做一个封闭式的开发。

  接下来我们做的内部U系列,主题是开源,让使用者加入进来,比如设计师可以加入到一个主题的开发里面去,我们也可以邀请一些跨材质的非瓷砖品牌,墙纸的品牌,做花砖的品牌,加入到我们产品开发当中,又或者加入一些艺术家,艺术家的艺术价值被大众所接受,但是又有点太高,触不可及。通过开源的形式让他们进入到人们大众视野当中,同时也可以为陶瓷企业系列增加更多的延续生命力。

  陈高照:我觉得未来5—8年都会往这个方向去走,以前费罗娜的习惯是一年出两个系列,在陶瓷行业里面已经算很慢了。在后疫情时代,我们会反过来,两年出一个系列,接下来两年我们会重点打造我刚才剧透的U系列。

  老贺说怕不怕做出来别人跟我们像,我们要注意系列的延展性和开源性是不可复制的,大家是一同去创造这个系列,而不是我们作为一个瓷砖品牌单独去做这个系列,在这一点上,费罗娜也在做一个尝试,瓷砖行业没人这么干过,我们愿意做这个尝试,看看这条路能不能行得通。

  郑铮:有点互联网思维,我有一个开源系统,你可以加入你的东西,我可以加入我的东西,我们只是搭基础框架。

  陈高照:瓷砖系列是一个平台化构造,并不是个性或者主题的体现,我们会把一个主题或者个性化的体现留给使用者或者第三方参与者,甚至由消费者参与进来都是可以的。

  贺文广:之前作为一个材料商或者品牌,我更多希望的是彰显自己,所以我知道一定要把产品做的很突出,从高照的分享可以看到,他们这几年在不断成熟,同时疫情也加速了我们的思考。

  就好比我是一个年轻人,锋芒毕露,但因为时间的洗礼,学会换位思考的时候,就会把自己很多棱角去掉。

  从刚刚高照的分享能看到,他们把自己的棱角去掉,更多的是把自己退到自身一个吻合于这个空间所需要的很基础的材料,就是那个基础材料所呈现出来的样子,而不是让别人一进来马上识别这个瓷砖很抢眼。

  陈高照:以前就会出现这样一个矛盾,我想做这个系列的独特性,但是又怕走的很偏,或者像我们十年前的系列也注意到了延展性那个话题,那个时候做延展性纯粹是靠自己力量打造物理的延展性。

  我们十年前做的V系列,物理延展性一展开整个SKU太庞大,让自己品牌再去梳理就没有地方再去开发了,找到新的点很难,所以我们也在做刚才我讲的新的尝试。

  我们团队也是蛮有意思的年轻团队,可以让我们团队跳到行业以外,带入很多外部思维到我们本行业里面构建出我们独特的竞争力,这个是蛮有意思的话题,我也愿意去做。

  贺文广:有点像做内容产业的玩法,比如我们看迪斯尼,一开始推出一个故事,故事是有续集的,有1.0的故事,后面还会有2.0,之后会发生什么样子是不断进化的。

  郑铮:这个比较好玩又有优势的一点是迪士尼那条故事线是自己人发展,他这个故事线是外面的人不断加入进来,加自己的东西进来,不断延展。

  陈高照:我们今年重点推的是非常柔和的水泥系列,在屏幕前面大家看的可能不是很清楚,其实是水泥的系列,非常紧扣水泥瓷砖这个品牌的定位,同时解决了我们以前老是想通过物理的方式来实现,又紧扣水泥瓷砖话题的问题。木纹水泥,布纹水泥,做遍了,再怎么延展这个东西,想不出来,但是现在我们把开源式创新一拿出来,突然觉得开发也轻松了,我自己觉得蛮有意思。

  贺文广:我们看直播的小伙伴,如果你是从事瓷砖产品开发的要记住,疫情时代或者新时代带来新的趋势,在产品研发的时候,要记住一个关键词:开源。

  郑铮:刚刚陈总聊到瓷砖的开发思路,今天我是作为设计师代表,聊一下瓷砖和设计师之间的关系,包括材料开发和设计师之间的关系。

  作为设计师,像我们公司,今年是第十年,经常会被来拜访的材料商问到,“郑总,我们有这样一款新的材料要不要考虑用,或者我们今年又开发一系列的产品,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我们经常会思考,到底材料开发和设计师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们自己也会思考设计师对于材料的着力点,或者判断的角度是什么样子的。

  这里有几个案例跟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是一家综合品牌体验设计公司,并不是单纯室内设计公司,我们有室内设计板块,装置板块,也有品牌板块,我们做很多不同类型的品牌落地项目。

  这个项目可以分享一下,第一是喜茶在整个河南省的第一家店设在郑州,第二是这个形象做出来变成喜茶全国几百家店面三个标准中的其中一个标准,我今天带来的项目都有一个特色,就是围绕一个材料来做文章,这个材料在空间里面给设计师带来很多表达的空间和表达的故事。

  这(图6)是一个两层楼结构的空间,空间特别小,楼上楼下加起来不到300平方米,除掉厨房和设备间的话,能够使用到的空间非常非常小。我们做了一个非常大的悬梯,悬梯之外用了一款渐变的瓷砖,这个是我们和材料商一起开发的。

  当时,我们想要讲一个故事,奶茶这个东西是奶盖再加上茶叶混合在一起,翻腾以后形成自己独特的饮料,口感独特,颜色也独特,整个空间的色彩就好像是奶盖茶倒下去形成一个渐变的氛围。

  我们找到一个像竹节一样小小的瓷砖(图7),可能有一款基本款的砖,在这个基础上希望跟这个产品配合做不一样的搭配,进行延展,在空间里面更像是在讲述一个故事。

  这个(图8)是现场施工,这款材料也不是那么容易生产的,一是弧形,二是釉色渐变特别自然,在不同灯光下形成比较有意思的感受,有一些技术挑战的,我们导了很多板,前前后后做了很多次,最后呈现出来的感觉是非常舒服的。

  对于我们在施工、后期维护上面特别简单,这个效果出来之后,喜茶马上延展到他们全国店铺里面。这个是我们觉得非常有意思的点,我们并不希望材料商把一个方案做死,没有办法再做任何空间的材料,这样子的话对于我来讲,做出来的是没有自己的个性或者组合性的空间。

  但是如果你给我一个基础材料,我有机会把它变得有一些组合性,或者可能性的话,就有新的语言可能,这个对于设计师来讲是特别重要关注的点。

  这个案例(图9)也是喜茶的。在武汉天地,是民国风格的老房子,武汉公馆的感觉,也是两层楼的结构,楼层很矮,围绕着民国风把这个空间按照喝茶的公馆来做。

  我们做这种新型项目都不会对空间进行翻天覆地的改变,喝茶对于空间基本配制也很简单,吧台、座位、动线的安排等等,尽可能保留有一点复古气息的感觉,所以我们用了一个墙裙把整个空间包裹下来,包括整个扶手贴,看起来都是老的空间调调。

  但是我们用了一款新的材质,左边是市面上能够找到的镀彩芯,有点黄铜质感七彩斑斓的感觉,右边是经过设计师调过以后呈现出来的感觉,就像你们现在做粉色砖一样柔和,呈现出均质的感觉(图10)。

  这种材料结合起来,包括我们在测试空间的比例关系,这是我们办公室露台做出的测试,背后呈现出来的感觉,传统的墙裙可能是木地板,或者烤漆的方式。

  用了这种材料之后,立刻呈现年轻个性化的感觉,再配合细节的搭配,出来的质感以及年轻氛围完全不一样。通过不同规格变化,一些可行性的点就会变的更大,从设计师角度来看,空间结构还是老的墙裙、扶栏的感觉,一旦材料换过以后,再搭配******金属工业风天花,就变成另外一种调调的感觉(图11)。

  郑铮:是的。很多时候我们聊材料和设计师的关系,如果设计师每做一个作品像写一部作品一样,可能这个材料就是我们这部作品里最好的修辞表达,最可行的语言素材,而这些语言素材就是我们作为设计师经常考量的部分。

  陈高照:老贺你接触设计师比较多,你更有发言权。我觉得设计师这个群体是蛮矛盾的,追求极致,有点类似于艺术家,拥有一颗非常极致和自我的心,但是他做的事情又是帮别人解决问题。

  前两天我在抖音上刷到一个人演讲,“设计师一定要记住,你们设计的本质就是帮助别人解决问题”,他把这句话重复了三遍,我现在还记得。我挺赞同他这句话的,设计往往都是在为他人设计,为他人实现一些东西,在这个当中产生的矛盾点蛮多的。

  设计师自己对于一个项目有自己的想法,往往他服务的对象,甲方或者其他方,又有自己预算受限,空间受限,场地受限,设计师往往在不断的做折衷与平衡。

  在这层关系当中,我们材料商扮演的角色,我觉得就是协同的关系,怎么帮助设计师尽最大可能去实现他原本预计想要表达的那种东西。所以我觉得材料商和设计师就是协同的关系,不用把这个关系想的太复杂,在很大程度上对于一个项目能不能够顺利完成,就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

  我有时候跟大家开玩笑,老说“设计师品牌”这个称呼不对,明明他是我的同伴,你老把我的同伴冠到我的名字上,有点别扭。如果真的要阐述,应该是说,有艺术家或者极致的追求,为设计师服务的品牌。

  郑铮:我最后再讲一个案例(图12),这个是去年年底在香港新开的一家店,服装买手店的品牌。比较好玩的点是,服装买手店要考虑做的很个性,也希望吸引人进去,这个项目取材点也是机缘巧合,全部使用了环保材料来做这个空间。

  我们找到了广州一个回收材料巨大的工厂,用它的材料把整个项目材料做出来,这(图13)是我们在工厂现场拍的东西,很多是金属加工的废料,包装纸等等。

  作为设计师来讲,这么多材料直接进入熔炉,或者被抛弃掉了,是很可惜的,它们应该有更多的利用价值。我们能把这些材料重新组织和编织起来做什么样的东西,还有废弃的汽车机头、发动机这些零件部分,我们都在测试,思考如何打造一个全新的概念把这些组合在一起。

  最后我们把它做成一个海洋生物异形装置(图14),希望用这个材质来讲述废弃未来文明的故事,就像海底里面捞出来废弃工业的文物概念,在现场看,呈现出来的效果也是蛮震撼的。

  不到100平方米的面积,很多国外杂志都有报道这个项目,把废弃材料和业主功能需求结合一起,其实是有一些难度的。当一个材料摆在对的位置的时候,就能够产生良好的化学反应,可以激发大家对于一些点的思考。

  陈总刚刚总结的很好,我们经常是夹在业主之间,我们自己有很多想要表达的东西,业主讲A,我们可能就想到了B、C,甚至想到其他的东西,这个时候我们怎么样能够把业主想要表达的东西转化成一个有效的东西,但同时又有自己的东西,材料就是我们非常关键的表达渠道。

  陈高照:我看你刚才的案例,让我回想到另外一个眼镜品牌,把最大的面积让给装置,而不是货品。以前我和郑铮老师交流过程中,他反复提到,我们做设计,不仅仅是做设计,而是要把整个体验感体现出来。

  一扇门在广州K11也有一间店,作为潮流服装的买手店,我进店的感受视觉冲击感可能比挂满了衣服的橱窗要重要。

  体验感其实挺好的,我作为一个潮流人士,看到这样的装置情不自禁就会被吸引过去,这个蛮有意思的,可惜疫情的原因上我们没法去香港看看这个实样。

  郑铮:我这个是关于材料和设计概念的观点,它们始终是相互依存的,特别希望看到今后材料能够多一点点给设计师留一点点空间,不是材料商品牌已经把材料做满了,而是需要给设计师预留一些空间出来。

  贺文广:特别感谢两位嘉宾干货满满的分享。我总结一下,无论是设计还是瓷砖的变化,都回到了现在90后、95后经常贴在嘴巴上那句话“颜值即正义”,大家对于美的东西的需求以及认可度,已经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

  颜值不仅仅只是像郑帅、高照长的好看就可以,我的也可以,我是内在的颜值,费罗娜的瓷砖过去更彰显的是表面自我的个性,给你呈现视觉的颜值冲击,但是现在把自己退了,变成空间,让你一进去里面会感觉特别柔和,特别有质感,这种颜值虽然变得更有质感,但是自己本身退了。

  还有郑帅他分享喜茶的空间,一扇门的空间都是一样的,没有像过去彰显设计一定要用很多装饰的手法,各种风格和技巧,来彰显我的设计,更多的是把所有手法和技巧全部退掉,可能就用了一种材料,把它的空间气质和要解决的问题解决了,这其实就是一个好的设计。

  另外一个进阶的版本设计和瓷砖的趋势从装饰美进化到了体验美,这个是疫情之下或者新时代设计和瓷砖变化的趋势。首先必须得好看,不好看就不要混了,不管是搞设计的也好还是搞瓷砖的也好,其次仅仅只是表面的好看也不要混了,必须要全方位的好看,要有五感的美才行。

  陈高照:无论是郑铮老师提到的体验感,还是我在上一次直播当中提到源创的概念,不是原来的原,是源头的源,不管什么产品都有一个来源。

  我们都在说同一个东西,除了表面出来的东西要好看以外,我们内在想要表达什么态度和什么观点,一定要形成非常鲜明的观点。在源创背后源头上要能够有文化主张,能够和设计师产生共鸣,那所谓的材料商与设计师怎么做营销的关系就建立起来了。

  如果我们想要持续的达到这种共鸣,我想用自己尝试的方法把源头开放出来,做开源式的创新,持续的共鸣就能够自然而然发生。我想不断尝试新的开发方式,不单单想选一些很有个性的东西,那个已经不足以满足现在产品开发的需求了。

  这个方面存在的问题不仅仅是瓷砖行业,可能对于其他材料行业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所以我们想通过所谓开源式的创新,和设计师这种共鸣能够持续和长久,这样我们在整个链条上就有共鸣了。

  陈高照:我也不太喜欢,我不喜欢被称为设计师品牌是因为我很多理念都不是为了讨好设计师而做的。一冠上设计师品牌就要满足设计师需求,全方位围绕设计师转,真正围绕设计师转反而会丧失我们品牌的自我主张和一些内容。

  郑铮:太基于传统的渠道思维,我把渠道限定为设计师这波人群,所以我要做的是设计师营销这个概念。

  陈高照:这是一个线性的推导关系,我把产品推荐给设计师,设计师推荐给甲方业主,这种关系越往后走发力会越来越小。

  郑铮:设计师的痛点有时候和材料商多多少少会有矛盾,老贺作为设计师能够感受到,材料商如果每年开发产品是听着设计周上面来的设计师给的意见开发产品,可能都卖不出去。

  像我们这一类做的项目,永远寻找差异化是核心的诉求,差异化的概念是这款产品最好是其他地方人家没有用过的,没有见过的,第一次就用在我这里,这个东西就是独一无二的,稀缺性的。

  这个项目因为用了这个东西有独特的感觉,但是这种稀缺、个性和独特性应用到产品营销思路或者开发思路就会变成一个特别窄的路子,可能其他行业来讲,墙纸只是简单印刷相对好解决,但是如果在瓷砖重型开发路径是特别费劲的事情,就会变成设计师喜欢的往往到了终端市场不是好卖的。

  郑铮:这个是专业的术语,我们不懂,我就是觉得不太好卖。相反来讲,设计师和材料之间的关系是共同创造的,最好有一个共创的基础。我很认同陈总你们带来的这个点,在某一个基础之上是开源性的,在这个基础上该个性的部分去个性,该玩花样的地方玩花样,但是是基于某一个核心大的平台做这个事情。

  陈高照:瓷砖品牌和设计师在产品开发商的互动早几年都有展开了,那种展开的方式瓷砖企业把这个项目委托设计师去做,又形成了一个封闭式的开发,这个产品开发出来变成这个设计师个人理念的表达,也没有延展性和可持续性。

  这个系列就是这个系列,明年再请另外一个设计师改变。这种创新和设计师的合作,我自己感觉会比较累一点点,所谓开源式的创新会有更良性的互动在里面。

  陈高照:目前为止还没有做过联名开发,没有把某个系列扔给设计师做,我们现在正在尝试跟以往不一样的,先要搭自己一个可延续性的平台,再让设计师在上面发挥,这个是我们区别于以前的开发模式本质的区别。

  我们不能把材料的产品开发完全依赖于设计师,这样就会出现郑铮老师提到的走的太偏,或者不具备广泛的推广性,我们通过这样一种新的方式重新再演绎一遍。现在这条路我们正在尝试,我们作为敢于创新的人去做,走得不成功不成功,还要经过一两年时间检验,但是直觉告诉我们,不管眼前成功不成功,但是这值得我们坚持下去。

  贺文广:关于材料商和设计师之间的关系,刚刚设计师嘉宾和品牌商的嘉宾已经都讲到了,我特别的开心,他们都讲到了之前我们广州设计周一直想要表达的观点,我们一直在思考设计师和材料商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在过去很多很多年以前,那个时候设计师把材料商只是当成你就是一个产品供应商,而材料商就把设计师当做一条渠道,大家是彼此相互独立的平行体系。

  设计师和材料商之间又是相互成就,彼此融合的协作关系。无论是刚刚郑铮老师分享的这个案例,还是高照兄他们做的开源性的尝试,都开始在思考两者之间的关系,新的摸索,郑铮老师用材料就可以做出很漂亮的空间。

  之前很多设计师可能觉得一提到要和材料商聊天,感觉要避讳一点,那是在过去关系认知里面是利益关系。在新的时代之下,两者就是相互成就和彼此融合的关系。

  郑铮:大家讲到设计师一定要有创意能力和原创能力,同样对于材料商也必须要有这个能力,一旦材料商是跟风走或者市面上主流的东西,你跟设计师交集纯粹就是我用你产品的关系,但如果你具备创意或者具备创意基础,大家关系是共同开发,共同测试的关系。

  陈高照:对于彼此来说都是属于有外部思维带进来,可能更有助于双方协同的开发。

  贺文广:我们之前也做过一些尝试,对广州设计周来讲,我们在第一个维度干的事情先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设计师和材料商拉在一起,办展会,搞活动。

  贺文广:先让大家相互交互在一起,否则设计师就干设计师的,材料商就干材料商的,大家彼此是没有交互的,你干出来的产品是不是他喜欢的,他有一些想法的时候你也不知道。所以我们第一个维度干了这个事,把这个事情干完了之后,慢慢开始会有一些交互。

  刚刚陈总讲到,有一些瓷砖或者其他的材料商,他们也在找一些设计师跟他们做联名产品设计和开发,这个就到了第二个阶段,我们也干了很多这样的事情。

  今天忽悠这个材料商,明天拉那个设计师,你们两个配个对吧,因为设计师掌握消费者的美学,你这个产品如何才能更好服务当下的消费者,追求美学的消费者,所以要找设计师合作,也干了这样的事情。

  但是干这个事情过程当中,也碰到了很多问题,设计师毕竟是干设计的,他可以掌握美学,但是对于材料化学的原理、机理、功能、物理特性,这些东西他不可能花大量的时间研究,如果真的花大量的时间研究他去干瓷砖了,又存在这样的问题。

  今天高照兄讲的开源式创新,这个模式可能会解决这个问题,相当于材料商或者瓷砖商你就把基础的工作做完了,可能你做到了80%,你就缺那20%或者10%,而那10%或者20%给设计师也好,艺术家也好,甚至可能是消费者也好,大家都可以参与进来共创,有可能这个产品诞生出来之后,更会吻合当下的消费市场。

  陈高照:对于瓷砖使用场景来说,基本上80%还是相对适应性比较强的,线%的比例,不能太多。

  郑铮:我们几个都是经常出国看展会,包括看各国的设计周,发现这几年中国整个设计行业进步是很明显的。

  以前2007年刚回国做公司的时候,那个时候中国看国外的设计,看意大利、日本的设计是绝对仰视的角度,现在大家出去走得多了,包括我们自己的作品,优秀同行的作品越来越多的时候,你会发现整个行业的水平已经去到不敢说领先,但已经是优秀的水准之上,这里面很关键的一点,我觉得是材料商包括各种配件供应商综合能力水平也在上去,这个是很关键的一点。

  我自己本身是学产品设计的,刚回国的时候,我可以把那个产品的外观画的很漂亮,但是找遍国内的供应商可能没有几个能做出来,第一我愿意做,但是要做大批量OEM,第二就算要做也做不出来,没那个工艺和心思去钻研这个东西。

  但是这几年不一样了,这几年的感觉是但凡有创意,只要是好的创意,大家都会抢着争取把它实现和落地。

  这个是整个行业进步的点,这种东西整体的进步,设计的进步,设计周经常喊做强中国设计,做强中国设计背后的部分不单只是设计师强,很重要的部分是设计师联系起来整合资源的部分整体都要强,都要具备设计师的角度看这个东西。

  贺文广:关于你们说的设计周究竟是材料商的设计周还是设计师的设计周的问题。我们是这样去认知这个事情的,到底什么是设计?或者设计是什么?我们要从这个维度去思考。

  有很多人诟病广州设计周应该都是设计师在这里搞展,搞show,现在变成费罗娜瓷砖在里面搞搞,你们不叫设计周,应该叫材料周,我们不是这么理解的,郑铮也讲到,看国外很多设计周也很多是材料在那里展示。

  没有谁会去诟病米兰设计周都是家具,其实也是材料商,也是品牌商。在我们维度里面,到底什么是设计?我们认为第一个维度叫设计师行业,大家会诟病我们的原因是因为大家把设计等于设计师这个群体的本身,是一个行业的事情。

  在没有设计周之前设计就是行业,大家天天搞的都是行业交流,同行之间的交流,我们的出现干的第一件事情设计不仅仅只是一个行业,更是一个产业。

  陈高照:要打开门,就像我们今天这个线上陶博会平台,也要邀请设计师参与进来,打开门才能够把整个产业做好,陶瓷同样也是一个产业,但是不能是我们陶瓷关着门自己谈产业,也要把周围的人,比如房地产公司,设计师都要带入到里面来。

  贺文广:设计师是一个产业,当他是一个产业的时候,有设计师在里面的同时,能够帮你把创意实现的生产企业、品牌企业要参与进来,包括把甲方业主也要拉进来。

  我们认为设计是事业,设计是行业,设计是产业,设计是事业,我们在思考一个问题,现在不仅仅只是关注于设计师和材料商之间的关系,更多的开始思考C端的关系,消费者的关系。

  我们要把消费者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开始纳入到我们思考体系,最终无论是设计师也好,还是材料商也好,大家天天做设计,天天搞生产,最终都是服务于消费者的。

  陈高照: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C端完全没有参与到我们产品开发里面来的,可能也听不到声音,还是S端和B端的参与,或者设计师这一端参与会比较多一点。

  这个系列就是这个系列,明年再请另外一个设计师改变。这种创新和设计师的合作,我自己感觉会比较累一点点,所谓开源式的创新会有更良性的互动在里面。

  贺文广:我们今年针对C端打造一系列的玩法,包括前两天在广州市政府做了一个云发布,开始尝试在公园里面找设计师,找材料商,在外面盖房子,盖完房子之后让大家都可以在这里面看,原来房子可以装成这样子,还可以用这样的材料,真漂亮,我们也开始做这样的事情。

  郑铮:通俗一点来讲就是一直普及设计文化,确实设计这个东西不应该只是设计师一个人的思考,或只是停留在设计师这个群体里面,设计是一个思维工具或者创意意识,这个创意意识是各行各业,每一个角色都应该具备的一个东西。

  陈高照:我的感受是后疫情时代,每个行业都在思考如何应对这个变化,无论是老贺这边,郑铮老师这边都是在变的。

  郑铮:所以设计师和材料商之间的关系需要转变,得从本质上面开始改变,我认为现在还是有大量的设计师一讲到和材料商之间的关系。

  大家觉得要回避,材料商也有很多因为在这个过程当中碰到很多这样的设计师,觉得设计师这群人真难搞,真麻烦。

  其实只要大家在意识上面是相通的,就不存在你是哪个行业,我是哪个行业,行业隔阂不会特别重要,关键是在于大家是不是在共同做一个东西。

  陈高照:就像我刚才谈到第一个问题时说的,理性思考之后,明白大家需求是什么,这个问题大家自然而然凑在一起就能解决。

  贺文广:我们设想一下,如果中国大量的设计师都是像郑铮一样的去思考,用材料创新去塑造一个空间,对于材料商来讲多开心。

  郑铮:不是像我这样,我们整体是很乐观的,在这几年里,整个设计行业进步真的是很大,费罗娜今年是第11年了,你11年前创立费罗娜的时候,当时你接触设计行业状态和现在是完全不一样了。

  陈高照:我自己接触的设计师,广州和佛山本地比较多一点,毫不夸张来形容说就是真的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设计风格,设计水准,尤其是最近这五年,水准是相当高的。

  郑铮:设计周以前还要不断请国际大师给国内设计师交流和讲课,现在会把国内的设计师也请到国外,国外他们也很好奇中国的项目,包括我们做的新零售项目,国外是没有这种业态和这种产品的,你向他们介绍的时候,他们觉得是很好奇,很新奇的点,我们方方面面的业态和生活方式越来越走得更前了。

  贺文广:接下来我们要探讨的是设计师营销究竟是渠道营销还是社群营销?其实在刚才交流的过程当中,已经把这个话题讲了好几遍了。

  不同的企业,根据不同的阶段,设计师有时候扮演的是一个渠道营销的关系,有时候又是社群营销的关系,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关系,两者之间从彼此的平行到交互融合,肯定是势在必行的。

  如果你是一个像费罗娜一样的品牌商的话,做设计师,跟设计师交朋友,这是你必须要上的一课,是你必须要动作的一步,就像我经常会问我一些亲戚朋友的小孩,他们大部分都是95后,对这代人来讲,在他们现在认知里面,他们认为设计就是必须的,他认为好看的东西就是必须的。

  我有一个表弟1995年,现在买一个房子,房子可能不大,大一定要找一个设计师帮他设计,他也愿意付设计费。以前对于我的那些叔叔辈,他们是不愿意出设计费的,画一个图纸,找一个装修公司,自己去看材料,搞这搞那的,现在95后这个群体,他已经不是这么想了,他认为一定要找到设计师帮他弄,哪怕自己的房子只有100平方米都不到,但还是要找到设计师帮他整体设计,因为他认为这样的话才好看,才能吻合他的需求。

  这个就代表了这一代人他的消费观念的转变,首先第一步会找到设计师,请问一下,如果你是一个做材料,做产品开发企业的话,你不跟设计师交朋友,试问一下你如何能够迎合未来90后、95后、00后对于空间体验,对于审美的需求点呢?

  陶城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仅为陶城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上一篇:中航商品交易中心与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洽谈
下一篇:想要更好地理解用户需求产品经理该如何做?

网站地图